联合国儿基会与腾讯联合主办《洞见未来:我为数字权益代言》,为残障青少年科技赋能

2022年05月05日 963阅读

 

日前,联合国驻华机构和腾讯共同主办了中国青年对话未来系列活动,围绕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聚焦多个青年关心的社会议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腾讯共同主办了“洞见未来,我为数字权益代言”活动,和青年代表们共同探讨青少年上网和数字权益的问题。
 
 
会上,5名青少年向大众分享了与青少年数字权益相关的解决方案,并被授予“数字权益青年倡导者”称号。19岁的视障青年赵晨分享了自己在使用网络时遭遇的困境,并建议通过人工智能及大数据等技术手段为残障人士消除他们在数字世界中所遇到的障碍。
 
图片来源:UNICEF
 
 
在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到访北京一家大型购物中心的顾客们在入口处纷纷掏出手机,扫描张贴在一边的“北京健康宝”二维码,以显示未见健康异常状态的“绿码”,获得公共场所的通行许可。所有人都熟练地操作着这一步骤,很快便通过了检查岗,然而19岁的赵晨却被拦在了门外。
 
 
他把手机放到耳边,一只手飞快地敲击着屏幕,以倍速播放的语音提示在他耳边不断响起。作为一名视障者,赵晨依靠手机和电脑里的屏幕阅读器将文字、图形转换成语音。这项技术有时运行很顺畅,有时却无法起效。在烈日下经历了几次失败的尝试后,赵晨无奈只能放弃,将手机递给同行者,请对方帮忙调出“绿码”。
 
 
这一挫折只是赵晨和中国1700万视障人士日常在现实与数字世界中所经历的众多障碍中的一个缩影。
 
 
由于先天的高度近视和一些并发症,在本应无忧无虑的童年中,赵晨逐渐失去了视力。十岁这一年,他已经几乎看不到东西了。在小学和初中阶段,他受到了周围同学的排挤,老师也因为担心他会发生安全事故而阻止他参与很多体育活动。“我当时会有一些缺乏自我认同感,因为我视力下降了,我也会对我自己的一些能力产生怀疑,”赵晨回忆道。
 
 
所幸得到父母的关爱和支持,以及学校心理老师的开导,赵晨慢慢走过了这段艰难的时光。他也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中重拾信心。在学校里, 他加入了合唱团、广播站和文学社等兴趣社团,找到了自己的同道中人,彼此合作,并发现了自己的长处。然而身边及社会中围绕残障的一些歧视依然根深蒂固,刻板印象也一直难以消除。对残障人士能力的一些先入为主的看法不仅导致公众对他们产生误解,也对残障人士的自我认知产生了影响。赵晨说,“(因为)一些刻板印象,以及视障者本身可能受到的社会的教育,他们也会对自我有一个限制,他们也会觉得自己可能做不了很多事情。事实上经过一些训练,借助辅助技术,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技术的发展缩小了赵晨和非视障人群获取信息的差距。借助屏幕阅读器,赵晨能够留在普通学校接受教育,而不是只能去盲校。导航系统和网上购物也为他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互联网其实是可以让我们更多地获取到来自各个社会圈层的信息,通过社会各个角度,去了解世界的一个渠道。像在以前可能只有盲文的书籍再加上口耳相传,但它们是受到物理限制的。那么现在通过互联网,其实学习的广度和深度和以前相比有了质的飞跃。”赵晨说。
 
 
尽管数字技术带来了种种便利,但在数字世界中,赵晨依然遇到了很多挑战,就像把他挡在公共场所外的健康码。最常见的一种障碍就是基于视觉的身份验证系统。这种用于区分用户是计算机还是人的计算程序往往使用不易辨认的字母或数字图像,或是其他基于视觉的任务,导致赵晨无法在一些网站或应用程序里完成账户注册。他往往只能请亲友协助,或是干脆放弃注册。
 
 
这些在互联网中的经历促使赵晨为与自己一样的残障群体发声,争取他们的数字权益。
 
 
“好的设计一定是尊重差异,通用、易用的。我们希望机器为我们工作,不希望机器把我们绑架。让产品更加的通用,无疑是让更多的人获益,让世界更加美好。”赵晨在“洞见未来:我为数字权益代言”对话中分享提案时说,“我希望未来5G还有大数据能让我们每一个人手脚不再灵活、说话不再清晰、听觉也不再灵敏的时候,可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告诉彼此,我们是人,不是人工智能。”
 
 
在对赵晨的提案的点评中,腾讯未成年人保护体系负责人、腾讯互娱用户平台部总经理郑磊表示,互联网业界在不断探索无障碍的科技服务,解决残障和其他少数群体所面临的困境,但还需持续发力。
 
 
“科技在非常快速地改进我们的生活,但是不是身边所有人已经上了这个快速列车,一起在享受科技进步带来的成果和好处。如果没有的话,我们真的应该停下来想一想,怎么带上大家一起。”郑磊说,”从2013年开始,腾讯与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开启了紧密合作,做了很多探索。这个领域里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我们期望有更多的企业,有更多的产品,在商业发展或者是产品开发研发的同时,能够更多地肩负起人文关怀、社会价值、社会责任。科技向善,确保每个人享受互联网带来的好处。”
 
 
“残障人士也应和其他群体一样从数字技术中获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副代表郑道(Douglas Noble)博士说,“这不仅仅意味着让每一个人都能受益于数字技术,更关乎保障青少年在社会中享有同等的权利,确保各个群体都能够无差别地享受这些权利。对此,政府、企业和社会各界应携手致力于缩小这一差距。”
 
 
对赵晨来说,信息无障碍的意义也不仅仅在其为残障群体所带来的便利性。他将之视为帮助残障群体获得公平权利,并消除残障与非残障群体间相互理解的鸿沟的重要一步。他希望这一愿景能早日实现。“道路的无障碍可能这么多年改进起来有困难,但数字信息技术现在正好处于一个飞速发展的状态,现在我们就把这个事情提上议程,我觉得会给未来建立残健融合的社会提供巨大的动力。”
 
 
来源:中国发展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