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TADC | 周旭峰:从无障碍到共享价值之路

2021年06月10日 604阅读
5月21日,由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主办的无障碍领域行业盛会——第三届科技无障碍发展大会(2021 TADC)在京顺利举办,本届大会主题是“数字融合共享,科技无碍未来”。汇聚社会各届代表,共同探讨数字包容议题,分享科技无障碍领域的成果。

 

第一财经可持续商业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旭从无障碍切入,谈到ESG对于企业的重要性,倡导企业关注共享价值的创造。

 

 
 
 
 

 

视频:第一财经可持续商业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旭峰演讲

 

*以下为现场演讲摘录:

 

互联网一方面会抹平我们每个人之间的间隔,同时,又将每个人变成一个孤岛。今天演讲的话题是我自己的心路历程,对事情的逐步认知,以及分享现在的趋势和潮流,并且和大家一起通过提升认知来面对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时代。

 

最早了解到无障碍理念时,我还是一个跑公益条线的记者,当时非常热衷报道助残相关的内容,因为和很多残障人士有过交流,当时也想着如何全心全意去为残障群体考虑。第一次认识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沟通时问我有没有想过,当你为残障者提供一个特定产品或服务时,实际上也在断绝他们跟普通人连接的可能。所以他们无障碍的工作实际上是将残障群体还原到整个社会场景中做更多地连接,这个对我的触动非常大。

 

后来,我们开始接触社会企业这个理念。这个概念在中国起起伏伏,但当时最触动我的,是天鹅面包店的案例在日本是非常名的那时了解它主要提倡的理念是,首先要将残障的概念从自己头脑中去掉,所谓的无障碍,是做到无障碍的连接。天鹅面包店的员工大量是自闭症群体,我们知道这类人在就业方面非常困难,不仅雇佣了,并且给予了日本当时平均工资的两倍。这件事情是如何做到的?在交流中我逐步意识到,要学会用反转的眼光去看待事情。什么是反转?今天依旧有很多人在倡导社会企业,在倡导过程中,往往理解这是取得了一种平衡的状态,也就是公益的形式导致造血功能出现问题时,可能需要商业模式来进行发现,成功的社会企业不是这样的特征,不是在公益和商业间进行平衡取舍,而是学会转换视角发现原来认为的弱势状态,如果用新的视角和独特的眼光去看待,往往可以发掘出强有力竞争维度反而转化为优势,能够帮助人更好地成长。

 

天鹅面包店认为天鹅是一种缓慢而优雅的动物,它的形象起源于童话丑小鸭,但是他告诉我们的是,也许自闭症群体在很多时候无法像普通人一样工作,但是如果将工作进行垂直细分时,原来属于病症的很多特征,反而会变成极大的优势。比如自闭症群体存在刻板的特征,刻板到怎样的程度呢?比如面前有瓶水,如果将其轻易移动,要求你恢复原状,普通人会很简单的将瓶装水拿回原位就可以了,但自闭症群体会将瓶子上的细节一一对应,方位不能存在一点错总之他们都会尽力去还原。这样的特质其实是很珍贵的能力,发掘到这些,在天鹅面包店里面有非常多合适的工作交给他们,效率往往是普通人的很多倍,甚至对坚持不断重复细节的容忍度,也超过普通人很多倍,最后它能够实现商业逻辑上的成功,这就是我当时学会的反转理念,主要是从新的角度去看待一些异于常人的特质,这对我们所有的工作都是很好的启发。

 

后来有机会去欧美拜访,我发觉他们倡导的另外一个理念是pay for success。可以理解为我们不仅是要去帮助其他人,还需要为有效性进行最大的努力。我认为在当下在全球出现的一个潮流是不仅有没有真实地去进行帮助很重要,最后是否形成了一个可量化的东西去评价结果也同样重要原来在公益上就有各种各样的对项目进行评估的工具,现在产生了更多更有效对社会影响力评估的模型。此后我进入了财经媒体,也突然发现,商业世界也开始流行责任量化时代的来临。

 

2018年起,伴随着MSCI纳入中国A股。当时非常欢欣雀跃,因为意味着中国金融市场和海外有了更多链接,也意味着中国要从金融大国往强国的方向迈进。但当时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这开启了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直到目前,国内对企业社会责任本质上还不够重视,主要体现在往往用慈善捐赠的方式取代对责任的真正履行,甚至理解为企业在做公益时,默认这就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全部。所以不少企业的公关部门在负责这个领域,做得比较好就会在品牌层面有更多倡导,但伴随着企业的社会责任可以被量化,事情正在发生改变。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ESG(ESG是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的英文简称)的普及任何企业都可以根据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三个维度进行披露目前国际上大部分指数公司,都会根据这些维度对企业进行指数评级这意味着企业社会责任有了非常直观的评价工具。

 

中国,伴随着这个过程MSCI的ESG指数中就有八九百家中国上市公司在里面,今天现场的互联网公司都可以去查一下自己企业的ESG评级大概是什么水平

 

 

 

图:中证800和ESG对应内容

 

以上是近期第一财经发布润灵做的一个调研,通过对中证800和ESG评价做的一个简单对照。在今年年初,我们发现有101家公司从800家优秀公司的名单中被调整出去。这当然牵涉到很多原因,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分析这些公司的ESG表现,分析发现其中有超过90%的ESG表现不合格,甚至是属于特别糟糕的水平。

 

通常谈起无障碍概念时,我们经常会首先提到有政策的支持,有与公益的连接,但我认为中国目前最需要推动发展的是商业本身向善的力量,商业向善应该是有逻辑、工具、方法,但是往往被我们忽视。

 

ESG指数产生后,企业社会责任不再是浮于表面。一家公司就不再只关注财务状况了,需要有更多关注它和环境、社会以及自身的治理情况,并且被要求向社会披露。在港股强制披露已经完全做到,接下来就是估计上交所和深交所等机构也会不断提高要求。目前中国已经有多种不同类型的ESG指数陆续出现,并且有近百家支基金将ESG纳入投资的基本逻辑和方法。

 

我认为,这轮责任量化中,ESG只是开端。今天大家反复提到的联合国的17个发展指标,我们可以细化到100多个,甚至再细分200多项指标,SDGS对企业来说,之前可能做到简单的可视化,未来会尽可能了解到每个公司在17个发展指标中有多大的贡献。我在这里告诉大家,进一步的量化披露也是近两年联合国在推的事情,例如通过一系列核心指标的指南,帮助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企业机构,在17项发展指标上进行更详尽的披露。

 

最近十年来在推动社会企业和影响力投资,也有一系列社会影响力评估工具诞生,但是当前这些评估工具的科学性和稳定性还不如ESG指数。但伴随着重要性不断增加,例如普华永道研发出根据社会、环境、税务和经济四个维度进行分析的整体评价框架。

 

图:TIMM框架

 

上图非常清晰地呈现因此同时包含了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一个企业究竟是在为社会创造财富,还是破坏整个社会生态环境。未来这样的量化,将为政府在税收和政策上提供支持,利用这样的责任框架对企业进行更多有效治理,企业将无法逃避责任的监管,可见的未来这些工具和方法论还在不停地发展和延伸。

 

即便如此,我们所做出的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努力,我认为还是远远不够的,包括现在用科技的方法去解决包括无障碍在内的社会问题时,相比较人类社会的问题而言,这些努力依然是杯水车薪。例如科技本身是双面性,它一方面为人类创造财富,另一方面我对它不受控制的发展是有疑虑的。因此,尖端科技公司如何取得社会、政府、公众的信任,单单标榜自己科技是最发达是不够的,因为社会无法相信带给人类的一定是福祉,有可能也会带来更多社会问题。科技只有与社会互动,建立了信任才有可能帮助公司有更好地成长,所以我们认为未来必须是创造共享价值的变革过程。

 

 

因此,我们希望企业从原来单一的慈善公益角度,过渡到很好地履行企业社会责任阶段,如何履行?首要就是坦诚详实地披露企业社会责任维度数据,并且从治理的角度做出自己的贡献,进入到真正意义的可持续发展阶段,要将多重利益相关方结合企业战略中,这就包括将无障碍等内容放在战略的大框架中,通过推动业务进行长期发展。

 

自2006年起,创造共享价值的理念在全球被倡导。其中非常重要一点,就是不要将企业社会责任和企业运营区分隔离,而是主动找出共振部分,促进两者共同的前进和发展。从这个角度,我们认为企业需要做的事情是从简单的管理经营进化到治理的高度,所以最重要的一环其实是G9(治理), E(环境)和S(社会)相对来说都是表象。但是如果在管理上,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转变,是无法长期持续下去,不会融入到企业的内部。因此,企业需要将社会事务融入到核心战略的业务中,才能获得更长期的竞争力。

 

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企业的一个部门去开展无障碍工作,是所有的部门都应该融入其中,因为有关无障碍的知识对于不了解的人来说,几乎是全新的。我们正在连接非常多的机构去帮助企业打通各部门的责任认知和管理,学习和自身相关的知识,例如决策层需要掌握可持续领导力;人力资源需要掌握国际标准,对员工健康进行真正意义的关怀;从公共关系部门的角度,需要做善意营销,学会建立责任品牌;责任部门、董事会、供应链等部门,都需要掌握新的知识,不能只是将原有的经验略作调整,这样是行不通的。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变革,而不是一个微小的调整。

 

2019年美国最顶尖的企业家发出了一个倡议,不将企业的利润、企业的股东作为首要目标,首要目标是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社会。听起来像是一个自我标榜的道德倡导,但是事实上,它意味着商业逻辑根本性的改变。因此可持续发展真的不再只是一种社会责任,它未来一种经营方式。我们需要从今天开始,通过提升认知,打破边界,进行社会创新,才能够满足更广泛地利益相关方。

 

今天我们所说的无障碍,只是我们重视利益相关方的一次起步,未来企业可以找到更多利益相关方。我们认为未来企业最终要的角色之一就是首席责任官,过往,我们认为这个人可能是CEO,但未来我们认为这个人的重要性甚至要高于CEO。

 

因此,企业将来要基业长青的话,唯一的途径就是考虑所有利益相关方,并且满足他们的需求。在这个变化中,如果你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你可能就属于问题的一部分。谢谢大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