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昆:互联网无障碍应用实践与包容性社会

发表于 2018-07-13 20:17:00   阅读量(0)


7月10日,2018(第十七届)中国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为期3天的会议,大会聚焦”融合发展,协同共治”的主题,组织了政府官员、科研院和所有相关企业进行一系列重磅报告权威的发布。

在闭幕式上,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首席专家,中国互联网协会信息无障碍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张昆作《互联网无障碍应用实践与包容性社会》主题演讲。

张昆以生动的例子阐述了信息无障碍的理念,并从社会包容性的角度,挖掘无障碍的企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呼吁大家重视产品设计的通用性原则。

张昆在演讲中分享了几组数据,其中,全球约有10亿人口有各类残疾,占人口总数的15%,这10亿人口中的1/5左右有严重的残疾问题,他们是信息无障碍的主要受益者和使用者。

根据中国残联2006年的统计,在中国有8300多万残障人士,这组数据后来已经更新到8500多万。而中国老龄委统计的数据,有2亿60岁以上的老年人。但硬币的另一面,国内很多应用50%或者60%以上的应用并没有遵循无障碍原则去开发。 


(图)张昆在演讲

(图)张昆在演讲


张昆演讲原文


首先感谢中国互联网大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去谈一下信息无障碍以及应用的实践。我想先谈一个故事。

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IBM的工程师,当时我从事的是IT方面的工作。在业余也做一些公益项目,其中一个项目是到福利院给老年人进行一些情感疏导。


有一次,一个老年人跟我说“小张,你能不能给我配一台电脑?我看别人用电脑可以听音乐,听歌,听戏。”我说,“没问题,现在电脑很便宜,三、四千块钱的笔记本到处都是。”


我本身是工程师,就自然地问一问他的需求,他说其实很简单,就是能听音乐,能看新闻,能看视频,能查一下资料就OK了。


我问需要什么样的内存,需要什么样的CPU,需不需要光驱,需不需要网卡,他当时就蒙了,说我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鼠标是干嘛用的的,键盘是干嘛的,网口是干嘛的,接口是干嘛用的,当时就把我问的一愣一愣的,后来他也没买笔记本。


这件事过了几年以后,2009年前后有一个公司出了一台自己的产品叫iPad,我突然发现这款产品不就是老年人需要的,不需要鼠标,不需要键盘,不需要特别的输入,也不需要各种各样的接口,很简单就能帮助大多数人完成他们通常需要的一些工作或者生活,应用也非常简单。


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什么呢?信息无障碍是可以帮助到很多人,是有创新理念的一个应用。 

1

借这个引子,我想说一下信息无障碍的概念,信息无障碍,就是让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平等地、方便地获取信息。


(图)PPT演示图


听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实际上大家可以考虑一下。


如果是残障人士,比如他是一个视碍人士,怎么去获取信息?怎么获取互联网上的信息?怎么使用手机?


比如他是一个听力障碍的人士,现在很多视频内容、音频内容它包含很多信息,怎么去获取这些信息?


再比如我们不太熟悉的读写障碍,还有注意力不能集中,学习障碍,这些都是比较专业的一些名词。他们是怎么获取这些信息的?


还有一种情况其实更为通常,我们管它叫境遇障碍,什么叫境遇障碍呢?


比如说我们从北京飞到另一个城市,德国或者阿拉伯国家,到那个城市我们不懂它的语言,也不会说它的语言。如果没有清晰的指示牌,没有清晰的信息指示,你可能连机场都出不。


这是境遇障碍,其实很多人都会碰到。它也是最通常的一种情况。 

2 

(图)PPT演示图


我分享一组数字,全球约有10亿人口有各类残疾,占人口总数的15%,这10亿人口中的1/5左右有严重的残疾问题。他们是信息无障碍的主要受益者和使用者。


这个数字在中国是8300多万残障人士,这是中国残联2006年统计的一个数据,数据已经时间比较长了,我相信这个数据还在增长。


同时中国老龄委统计的数据,有2亿60岁以上的老年人。前两天我看一个新闻,辽宁省正在开发老年人的就业机会,因为他们的劳动力市场已经严重不足了。


其实信息无障碍解决的就是这样一些问题,社会包容性的问题。


全世界有5%到15%的读写障碍人士。读写障碍人士在国内不是一个很熟悉的名词,但是在国际上它有专门的名词,专门的分类,专门的研究,这一部分人他们由于大脑的解码问题,对文字的读或者文字的写的能力是比较差的。


尤其在少年儿童里面,包括像我国的香港、台湾都有相应的分类和教育机制。 

3 

解决信息无障碍的问题,其实有很多细节、很多方法。时间关系,不一一介绍了。


我想做一个类比,大家可以想象一个残障人士使用轮椅,他要进入一个大楼或者一个建筑物,这个大楼或者建筑物可能是他生活或者工作的地方。


(图)PPT演示图


当他进入这个大楼的时候需要考量几个问题,这个大楼符不符合无障碍的标准,无障碍的标准包括它有没有坡道,如果他使用轮椅,即便大楼只有一节台阶,对于他来说他也是有障碍的。


有没有升降电梯,如果没有升降电梯,光有扶梯,光有楼梯,他上不了楼的。有没有相应的洗手间,他要长时间逗留,要长时间办公,没有洗手间对他来说是很尴尬的事情。


对应到信息领域里面,比如一个全盲人士使用手机,他们会使用读屏软件,读屏软件和轮椅都属于残障人士使用的辅助技术或者我们叫辅助工具。


现在大多数的软件包括大多数的操作系统都有无障碍接口,这些API会把软件的数据还有它的元素,它的数值,包括它的操作方式,以一种固定的模式、固定的方式给读出来。残障人士就可以正常的使用。


但是很遗憾,国内很多应用50%或者60%以上的应用它们并没有遵循无障碍的开发原则去开发,大多数的软件应用都有无障碍的问题。


可以想象如果一个盲人他不能使用手机,不能使用打车软件,甚至说普通的工作学习软件,他的很多信息访问权利就被屏蔽掉了,就被禁止掉了。


当然可能很多人说他们有必要去用这些东西吗?一个残障人士有必要去工作去学习吗?社会给他福利,社会给他保障就可以了。其实这是一个不正确的观点。 

4 

(图)PPT演示图


联合国在2008年6月份发布了《残疾人权利公约》,中国是最早的缔约国之一,全球有190多个国家都有缔约条约。中国在这之后也重新修订了我们《残疾人保障法》。


相应的条款还有法规正在加速更新。全球有20个以上的国家他们明确把信息服务、产品的无障碍写入法规。


如果你的产品,你的技术达不到无障碍的要求,可能你的产品就不能进入到公共服务的范围,甚至不能进入国家的采购名单,这是很严肃的一个商业条款。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残障人士他们是有权利,也有必要去跟正常人一样,去公平使用信息,公平获取信息。


比方说像大家想象霍金,如果霍金不能说,也不能走,我们剥夺他受教育的权利,甚至剥夺他出门的权利,是不是人类就少了一个天才?这样的天才可能普遍村存在于我们20%-30%的人口中,这是其一。


其二,刚才说老龄化的问题,中国是老龄化非常严重的问题,刚才说东北老龄化的问题,像上海也是一个老龄化非常严重的城市。他们同样需要把这些老龄化的城市人口治理纳入到政府的一个规范里面。


我们在做很多项目的时候也会发现有很多这样的案例,比方我们在跟一些商业平台做网上购物的一些项目的时候,会发现不仅是它的平台流量增加。


对于残障人士来说,很多盲人他可能以前的工作就是做按摩。但是我把这些平台的架构帮他搭好了以后,通过这个平台买或者卖,他有了一个就业渠道,甚至可以成为客服,可以成为技术人员做排版,做更新。


他的就业渠道就增加了,对于整个社会构建包容性是有很大意义的。 

5 

(图)PPT演示图


从企业来说,它有各方面的法律条规,再一方面,从社会责任角度来说,企业会重新认知它的产品通用性,通用价值。


我们可以考虑,现在很多产品它以通用价值作为第一原则,如果企业把通用原则放在考虑的范畴之内,把残障人士放在考虑的范畴之内,它的通用价值是大大增加的,是能大大提高它的企业本身的价值。


因为时间关系,讲的不是特别透彻,但是对于信息无障碍,我想最后总结有一句话,就是人人为我,人人为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