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海琼“失明五小时”,体验科技如何成为视障者的“眼

发表于 2018-07-12 18:28:00   阅读量(420)


汶川地震十年之际,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发起“无障•爱行动”,联合中国残联及全国各地的残障人士社团,在各界知名人士的支持参与下,以体验式记录和背靠背式采访,通过“六大行动”,从出行、教育、就业、科技、预防性侵和社会保障等方向,多维度探索无障碍环境的各种可能。

第五期的主题是科技无障碍。在这一期的节目里,演员罗海琼蒙上了双眼,真实体验了五小时“失明”,并与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技术总监蔡勇斌一起感受科技带给视障群体的便利。



1


在“失明五小时”过程中,发生了什么?罗海琼如何适应这个世界,她最珍惜的是哪些东西?


罗海琼蒙上眼睛体验失明

图:罗海琼蒙上眼睛体验失明


短片是这样讲述的:


假如失去光明的一天,

第一个小时,

我要学会行走。

 

假如失去光明的一天,

第二个小时,

我要重识声音

 

假如失去光明的一天,

第三个小时,

我要重识味道。

假如失去光明的一天,

第四个小时,

我要重识时间。

 

假如失去光明的一天,

第五个小时,

我要重识情感。


 

2

罗海琼说,她还没有演过失明的人。这一次有一位视障朋友陪她,他是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技术总监蔡勇斌。

在这一条主线里,蔡勇斌带着她真实感受科技与互联网给视障群体带来的便利,体验科技如何成为视障者的“眼睛”。


图:罗海琼与蔡勇斌在交谈


在交谈过程中,蔡勇斌收到一条消息,读屏软件的声音引起了海琼的注意,她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声音?

蔡勇斌回答,这是一条来自钉钉的消息。

罗海琼继续问,你的手机跟我用的手机有什么不一样吗?

蔡勇斌解释说,他用的是一个普通的iPhone手机,里面有一个叫做VioceOver旁白的功能,触摸到哪里就朗读到哪里,可以帮助视障者获取手机上的信息。这个功能是苹果公司专门为视障人士开发的。


3

紧接着,蔡勇斌打开微信添加罗海琼,并进行聊天操作演示,第一次接触读屏软件的罗海琼惊叹地说,其实用手机这样交流,我们是无障碍的。

蔡勇斌回忆起接触社交软件的经历,他深情地说,我认识QQ的时候,记得是一个老头的声音,那个声音给我很大的触动,因为有老头咳嗽一声,意味着你的好友又要多一个了。所以特别喜欢这个声音。

一个叫蔡磊的视障者说申请下来第一个QQ号的时候,感觉一下子和大家拉近了好多距离,感觉全中国的人,都能联系得上。



4

午饭时间到了。

因为蒙着眼睛,蔡勇斌和罗海琼商量后,决定订披萨外卖,因为吃起来比较简单。

蔡勇斌打开常用的美团APP,熟练地操作,很快就买好了午餐的披萨。


图:罗海琼与蔡勇斌一边吃披萨一边交谈


经过前面的交流,蔡勇斌和罗海琼熟络了起来,午餐时间变成了家常的聊天。蔡勇斌提到,经常有人会问,你们吃东西可以找着自己的嘴吗?略带无奈地笑。

罗海琼说,这顿饭她吃的格外的香,味蕾是全部打开的。

蔡勇斌回忆,最早还没有外卖的时候,没有明眼人的帮忙,晚上如果想吃东西,通常是买一些方便面放在家里。



5


后来,罗海琼与蔡勇斌来到了曹军的家。

 

在曹军家里,罗海琼切身感受到更多的科技无障碍体验,视障者可以通过语音控制空调、扫地机器人和电视。


在曹军的演示下,小米扫地机器人灵活地工作,令人印象深刻。

 

曹军说,他曾经做过调研,盲人在家里到底有什么不方便,是空调打不开,地扫不干净,还是想看电视看不了?他说令人吃惊的是,很多人都觉得灯的开关是很重要的。

 

曹军和罗海琼的这段话,朴质又深刻:

 

盲人到底需不需要灯?


需要吗?


肯定需要。


是什么需要?


因为这是人之常情。每到晚上万家灯火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别人家的窗户都是亮的,你们家是黑的,那我会有一种不安全感,还会有一种自卑感。所以晚上不管用不用这个灯,我一定要在天黑的时候把灯开启,然后到睡觉的时候把灯关上。然后我会觉得我和大家是一样的。



6


视障人士可以上网聊天叫外卖了,那么想玩游戏怎么办呢?

曹军分享,去年春节,跳一跳很火的时候,他组织公司的程序员用两个月的时间开发了一个盲人版的跳一跳,第一天的注册就超过了8000人。两个月的投入其实也不小,很多明眼人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为了平等”,他说。

短片中,还有两位接受采访的视障者,他们是:


郑婷,点击屏幕150次,为爱人买一件上衣。


于亮,每月接听电话2500分钟,为视障用户解答问题。

 


7


片子的最后,蔡勇斌问罗海琼:你为什么对我们做的事情感兴趣?


罗海琼说,我想和你们一样地去生活,一样地跟别人去沟通,一样地去寻找我未知的所有的东西。



附上视频链接

无障碍行动 拒绝失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