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互联网工程师,正推动着“信息无障碍”的进程

发表于 2017-11-29 18:33:00   阅读量(8921)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11月27日        版次:A04    作者:李国辉 温建敏



图:信息无障碍工程师 蔡勇斌


116日下午,在釜山举行的韩国2018年平昌冬奥会火炬传递仪式上,来自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盲人工程师李鸿利顺利完成了第75棒的火炬传递。而在此前,通过自学成为编程高手的他,曾经辗转在四川、北京等地做了多年的盲人按摩,互联网改变了他的命运。


如今,在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一群看不见的互联网工程师们,正在用艰苦自学的编程知识,写代码、做测试,帮助各种互联网产品做无障碍优化,成为国内信息无障碍领域的开拓者。


 看不见的他们自学编程打破枷锁


假如在你6岁的时候,命运跟你开了一个玩笑,将装修石灰撒进你的眼睛,让你从此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的色彩,你会如何选择未来的生活?


1988年在东莞出生的蔡勇斌,就是这个命运玩笑的主角。失去了光明的他,却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


蔡勇斌从小就对电脑有着浓厚兴趣,眼睛看不见,他就靠声音来辨别进度学习重装电脑系统,最终完成了重装;他刻苦学习编程,曾创下了一次背几百行代码的纪录。这样的经历甚至让他成为网红


经过艰苦自学的蔡勇斌立志成为一名互联网工程师,早在多年前,他运用自己学习的编程技术,开发了“PC秘书软件,并免费分享给视障者使用。这个软件,可以帮助视障者在电脑上自助听歌、刷微博、看新闻、看小说,功能达上百项之多。


直到如今,PC秘书仍在视障群体中受到欢迎,软件还在不断完善。而为了跟上智能手机的发展,蔡勇斌又在PC秘书的基础上,开发了基于智能手机端的安卓秘书


20143月,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发出了招聘通知,蔡勇斌这才知道,原来这可以成为他未来的工作,他也成了第一批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如今还担任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测试总监。


盲人可以做什么,你脑海里第一个蹦出来的词很可能是——盲人按摩。1990年出生的四川遂宁人李鸿利,就曾经是一个盲人按摩师,经过多年工作实践,针灸、推拿按摩曾成为他最拿手的职业。但他却跟蔡勇斌一样,依靠自学,最终打破了自己的职业魔咒,成为了一名信息无障碍工程师。


3岁开始,李鸿利就被发现视力有问题。由于无法跟上普通学校的学习,李鸿利小学毕业之后就辗转在全国多个盲人按摩店学习和工作。尽管很早就踏入社会,但他却一直想跟正常的孩子一样,进入大学读书。


经过自己的努力,2009年,李鸿利进入了云南省昆明市盲哑学校,学习了两年针灸推拿。在那里,他第一次接触学习到了电脑,这在后来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从昆明市盲哑学校出来后,他又进入了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光明天使学院。在大学期间,李鸿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网络编程。然而,与蔡勇斌一样,困难比想象的大得多,学校没有针对盲人开设这样的专业,更没有用盲文书写的编程教材。李鸿利只能自己在网上找教程自学,到盲人论坛查找其他人分享的关于编程的经验方法。


李鸿利说,他当时渴望自己未来从事软件开发,但却又觉得可能不会有公司愿意雇佣他这样的工程师。尽管不断怀疑自己,但他仍然坚持克服了种种困难和障碍,掌握了编程技术。如今的他,已经成为安卓端的无障碍解决方案专家。


2015年,李鸿利加入了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并成为一名信息无障碍工程师。201711月,在阿里巴巴的推荐下,李鸿利还担任了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火炬手。


今年只有21岁的广州仔沈广荣先天视障,没有任何光感。毕业于广州盲校(即广州启明学校),学的也是推拿按摩。但从小就对电脑产生了强烈兴趣的他,硬是将自己变成了编程高手。他在15岁的时候就组建了一支乐队,还开发了一款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敲鼓软件,建立了知名度很高的广荣盲人网。毕业后的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招聘,如今,他已经成为业内公认的技术大拿


与他们的经历相似,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技术主管刘彪、项目经理朱广锐、信息无障碍工程师王孟琦、原烨豪等……都是通过艰苦自学,成了看不见的互联网工程师。


已为数十款APP进行无障碍优化


在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办公室内,活泼自信的广州仔沈广荣向羊城晚报记者演示了他在看不见手机屏幕的情况下,如何玩转微信。他利用手机上的读屏软件,快速敲击,听声辨位,快速地进入微信APP,并在公众号搜索栏中,准确地输入羊城晚报四个字,很快就找到了羊城晚报官方微信公众号,并进行了关注。


沈广荣和诸多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工程师们,已为数十款中国主流APP的百余个版本进行了信息无障碍测试和提供优化方案。


目前我们主要做的工作就是信息无障碍的测试,另外也会开发一些测试用的小工具。出生成长在广州白云区的朱广锐如今是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项目经理,他告诉记者,他因为兴趣喜欢上编程,信息无障碍的工作则让他获得了很大的成就感,每做一个无障碍的测试,就像是在游戏中打怪一样。


信息无障碍,就是指任何人(无论是健全人还是残疾人,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平等地、方便地、无障碍地获取信息、利用信息。


在蔡勇斌等工程师看来,每一款互联网产品,都可以在易用性、可用性上优化,以让所有用户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包括视障者、听障者、读写障碍者、认知障碍者、老年人等等。


如今,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主要工作,就是针对互联网产品进行测试,发现问题,并向开发者提出优化建议或解决方案。为此,他们首创了适应国内互联网环境的一站式信息无障碍解决方案,还创立了国内最全面的信息无障碍知识库,不仅可以协助开发者进行无障碍开发,也可以辅助测试人员进行无障碍测试。


让蔡勇斌记忆深刻的是,2014年以前,他在互联网上用QQ与朋友聊天时,总是会收到朋友发来的QQ表情。由于读屏软件无法读出表情,这让无数像他一样看不见的人苦恼不已。为此,他和同事向腾讯QQ的工程师们反映了这一问题,腾讯对此非常重视,QQ无障碍项目成员进行了长达数月的钻研,最终找到了合理的解决方案,让视障者也可以听到表情。


2016年春节后,在很多安卓手机上,市面上主流的移动支付都停止支持读屏软件语音输入了。原因在于通过读屏的方式,存在被第三方软件劫持的可能性,导致用户信息泄露。因此,基于安全因素的考量,支付宝停止了部分安卓机型通过读屏方式输入密码支付的服务,同时着手准备解决方案。


经过无障碍工程师们的努力,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向支付宝提出了解决方案和建议。支付宝在后来推出的版本中,专门开发上线了业内首个密码键盘读屏功能,最终实现了手机支付中无障碍服务和安全的兼顾。


希望更多的人关注信息无障碍


作为中国最早专注于信息无障碍领域的NGO,为了推动信息无障碍的发展,早在201311月,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就与腾讯、阿里巴巴集团、百度、微软(中国)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


该联盟致力于推进中国互联网产品的信息无障碍化,使命是加速中国信息无障碍环境建设的进程,希望让每个人都能够使用互联网产品的基本功能


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商务总监陈翔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们早期做了多年的盲人电脑培训,教视障群体如何使用电脑学习和上网。但后来发现,互联网在信息无障碍上的环境还不行,多数互联网公司不了解信息无障碍,也未形成完善的政策、行业规范,更加缺乏这个细分专业领域的专业人才。


在香港,针对所有的互联网产品,他们都会对信息无障碍方面有一套专门的认证体系,会分等级进行评判,社会公众就可以针对这样的等级了解一个互联网产品的无障碍水平做得怎么样。陈翔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信息无障碍研究会首席专家张昆介绍,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如果一个互联网产品没有做到信息无障碍的要求,可能会被控告有歧视嫌疑。而在我国,尽管《残疾人保障法》也有相应的法律规定,但因为缺乏具体细则,信息无障碍仍是靠互联网企业的自律和公益的需求在推动。


近年来,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已通过多个渠道,推动和呼吁信息无障碍相关政策法规的出台,并努力推动国内的信息无障碍标准化,而要实现这一目标,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羊城晚报版面截图


原文链接:http://ep.ycwb.com/epaper/ycwb/html/2017-11/27/content_211316.htm#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