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 | 《盲人程序员回家路:1700公里,路漫长,票根是唯一方向!》

2019年02月04日 750阅读

↑点击观看微纪录片《回家》(点击原文链接查看视频)

原文链接:https://static.nfapp.southcn.com/content/201902/04/c1903720.html?layer=2&share_token=MDA3ZWQ4ZDktNjFkMS00ODE1LWE5YjUtZDM0MTQxZmE4MGU5

背上背包,拉上新箱,25岁河南人王孟琦要回家了。

对他来说,春运回家,绝对不易。这位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高级工程师,天生双目失明,却要从南到北跨越半个中国,行程1700多公里才能返回河南许昌的家。

(图)孟琦走在路上
(图)孟琦走在路上

五年前,王孟琦因为不凡的梦想,孤身来到深圳闯荡。五年后,他已熟悉了这段旅程。在每一个春节前夕,他和其他背井离乡到大城市奋斗的青年一样踏上返家之路。

1月30日到2月1日,南方日报记者跟随王孟琦,记录下这段特殊的春运旅途。

(图)孟琦取快递后开门准备上楼
(图)孟琦走在路上

 人就像漂泊的宇宙飞船 

 每年春节“归航” 

腊月二十六(阳历2019年1月31日),清晨,广州南站人流涌动,重点旅客服务工作人员接到王孟琦后,时间已经有点紧了。工作人员接过他的箱子,让他把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在人多的地方,王孟琦全神贯注,紧紧地扶着,跟着工作人员的步伐穿过通道,向车厢走去。


(图)孟琦在高铁站,由专人带领通行
(图)孟琦在高铁站,由专人带领通行

为了顺利坐上这趟回家的列车,王孟琦已准备多日。他早早托人买了从广州到郑州的高铁票,还提前预约了高铁的重点旅客服务。登车前夜,记者和王孟琦一起从深圳出发到了广州南站附近住下,次日早晨不到七点,就来到南站赶列车。


(图)春运火车站熙攘的人群
(图)春运火车站熙攘的人群

这些年来,王孟琦已经数不清自己坐过多少次的列车。旅程愈增,他对火车的陌生感逐渐消失,“以前坐火车还专门去摸车身,现在不会了。”

五年以前,20岁的盲人王孟琦还在河南推拿职业学院学习按摩,一则招聘启事,让他登上了前往深圳的列车。“我就对电脑感兴趣。”王孟琦看到信息无障碍工程师的招聘,执意要试一试,于是离家来了深圳。第一次旅途,二十多个小时的车程,让王孟琦无所适从,“想吃碗泡面又不好意思找人帮忙,还是别人主动帮我的”。

(图)孟琦走过机构的荣誉墙
(图)孟琦走过机构的荣誉墙

离家太远,是父母起初拒绝王孟琦远行的最大担忧,但他凭着自己对科技的执着,让父母终于放行。王孟琦以为自己当初是凭借了“小聪明”说服了父母,后来想想,父母所妥协的,实际是对儿子的爱。五年时间,王孟琦逐渐从一名IT爱好者成长为信息无障碍工程师,成了公司的业务骨干。到深圳的这些年,他从最初的孤独到有了好朋友的陪伴,渐渐适应了离家的日子。


(图)孟琦用耳机听音办公特写
(图)孟琦用耳机听音办公特写

在节前上班的最后一天下午,王孟琦和同事沈广荣打了几盘他们自己研发的盲人“吃鸡”游戏“战斗吧”,虽然一直在输,但他玩得很开心,他明白这是沈广荣在给他送别。

“老王,明年见,新年快乐啊!”王孟琦也笑着朝对面沈广荣的工位方向挥了挥手。出门前他还不忘一一交代工作安排,并顺手把电脑装进包中,以备在家也能值班工作。

“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漂泊的宇宙飞船,家永远是等我返航的港湾。”王孟琦说,离家不论多远,每至春节,飞船就该“归航”了。

(图)孟琦下火车等待转大巴
(图)孟琦下火车等待转大巴

不到美景 

 1700多公里被他以分秒度量

“火车就是很多个公共汽车连接在一起,无非就是长一点!”高铁座椅上,王孟琦露出自己特有的“傻笑”,一旁的乘客听他侃侃而谈,车厢的气氛立刻轻松起来。“上火车后如何让旁边的人喜欢你是需要技巧的。”王孟琦在上车前和记者分享了他的经验。果然,上了车后,他和旁边的小王聊得火热。谈工作、聊新闻、讲科技,说到兴头上,王孟琦还不忘拿出手机,点了一份高铁外卖。


(图)高铁上的人群
(图)高铁上的人群

“点外卖比在高铁上吃便宜,品种也多一些。”王孟琦说。旁边的小王惊讶起来:“我都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你真是个时尚IT男。”

(图)孟琦使用手机特写
(图)孟琦使用手机特写

5年前,第一次坐车从郑州前往深圳,王孟琦坐了超过20个小时的火车。而今,高铁让广州到郑州的这段漫漫长路缩短成了6个小时的路程。列车从温暖的南方一路飞驰,两旁繁茂的绿树变成落叶后的乔木,连绵的山地换作广阔的平原。进入信阳后,大片的积雪呈现在视野中。


(图)高铁外白雪皑皑的景色
(图)高铁外白雪皑皑的景色

“我欣赏不了窗外的风景,无法感受到空间的变化,却清楚时间的流逝。”一分一秒过去,王孟琦离家就越来越近……6小时、360分钟、21600秒,1700多公里的距离在王孟琦心里被以分秒度量。


(图)到了郑州东站
(图)到了郑州东站

很快,列车在终点站郑州东站停靠下来。郑州是王孟琦当初上盲校的地方,几个好友早就在这里等着他的“回归”。


(图)孟琦与在郑州的好友们聚合
(图)孟琦与在郑州的好友们聚合

低视力者刘东伟大王孟琦两岁,既是他的挚友,也是他的推拿老师。在刘东伟眼里,王孟琦是一个“问题学生”,学习推拿手法时总会开小差,每天就等着刘东伟给他打开电脑玩。看他喜欢捣鼓电脑,刘东伟不再强迫他学推拿,还把电脑室的钥匙给了他。


(图)孟琦与好友共同就餐
(图)孟琦与好友共同就餐

“你成为软件工程师可有我的功劳。”又是一年未见,几个朋友一碰头就在郑州小有名气的烩面馆聚餐,海阔天空地分享各自见闻,刘东伟拍着王孟琦的肩膀,脸上满是骄傲地说,毕业后,他和朋友们开了一家盲人推拿店,王孟琦没有成为推拿店里的一员,但却是店里的话题人物,因为他让视障者们看到了成长的更多可能性。

“生活是平淡的,我的理想却是做一个不平凡的平凡人。”王孟琦笑了。


(图)孟琦与老友交谈
(图)孟琦与好友共同就餐

 

回家的路 

 从来不能黑 

2月1日下午,王孟琦踏上了回家的最后一程,他在顺风车平台约了车从郑州开到许昌市阳光新村。


(图)到了许昌北站
(图)到了许昌北站

1小时10分钟后,当车子抵达小区门口,已经等候多时的父亲王建忠走上前来,紧紧地牵过王孟琦的手。

“箱子怪大的。”王建忠有点心疼。

“还不是因为妈嫌我的箱子小,每次让我带回深圳的东西都装不下,我就在网上买了这个30寸的大箱子。”王孟琦调侃说:“自己买的箱子,哭着都要拿回来。”


(图)孟琦的父亲来迎接
(图)孟琦的父亲来迎接

王建忠扶着儿子缓缓走上楼去,一进屋门,暖意扑面而来。母亲一边拉过王孟琦进屋,一边把保温杯塞到他手里,冒出的热气散着广东小青柑特有香味,“喏,你寄回来的茶”。


(图)长途后,孟琦进入自己的家门
(图)长途后,孟琦进入自己的家门

记者把记录孟琦一路行程的视频给他母亲分享,看到孟琦在深圳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她开心地笑了起来,“难怪这小屋也被他弄得很舒服”。

原来,王孟琦一家刚搬进新居,家里的智能家电都是王孟琦送给父母的新年礼物。“他从网上订购了新款的彩电、空调、洗衣机,又特意买了空气净化器和扫地机器人。”王建忠指着这些外观简洁大气的电器笑着说,“扫地机器人我还不会用,还得他回家来教我一下。”


(图)孟琦与父亲在研究智能家居
(图)长途后,孟琦进入自己的家门

“本来应该我们去深圳的,但我是在自来水公司做维修的,全年无休,遇到突发情况随时都要出动,春节也要轮值,走不开。”王建忠说,这几年每回都担心儿子的回家路,但随着交通运输的条件越来越好,他们做父母的也比原来放心了很多。

“瞧,很多衣服都不合适了,再放心在我们眼里始终也是个孩子。”王孟琦的母亲一边整理行李箱一边接话,“过完年了,我们再给他装满这个行李箱。”


(图)与家人一起收拾行李
(图)与家人一起收拾行李

1日晚上6点左右,可口的饭菜已经在王家摆满了一桌。“红烧驴肉、香椿鸡蛋……”闻着味道,王孟琦就能报出菜名,“吃点肉、喝点酒,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最踏实。”夜深了,王建忠换上外套,一如过往地从背后搂着儿子。停留了几十秒后,他不得不离开:“我要去值夜班了。”

“好,爸,路上注意安全。”王孟琦不忘叮嘱。空旷的街道上,一个黑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幕中,背后是王家25年来晚上都一直亮着的灯。

回家的路,从来都不能黑。

(图)孟琦望向父亲夜晚外出工作的背影
(图)孟琦望向父亲夜晚外出工作的背影

“盲侠”如何玩转电脑,写代码做IT程序员?猛戳了解他们的互联网世界>>>

南方日报 南方+客户端出品

【监制】王溪勇 陈枫 罗彦军

【策划】谢苗枫 张哲 刘倩

【执行】徐勉 丁晓然

【指导】张由琼 王良珏

【记者】刘珩 王越莹

【摄像】郑一见 实习生姚佳烁

【剪辑】郑一见

【视觉设计】谭唯

【新媒体编辑】李珩丹

【支持单位】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  广州铁路(集团)公司

【校对】吴荆子

编辑 李珩丹